NOI 2018 银滚记

Day 0

考笔试,考完立刻出分,真刺激。

看题感觉和 judge-duck 上的没什么两样,很快做完了又检查了一遍。

然后得了 分。第 题:

 

然后我义无反顾的选了 ABC。然后答案是 ABCD,因为题库这样写的:

 

……

心态崩了。

Day 1

进去以后看了三道题,觉得都可做,于是先开了 T2。

T2 开了半个多小时就糊了一个 分算法,大致就是 DP 时记最大值,结果发现这个最大值的变化和卡特兰数那个三角形差不多。写了一个过了大样例。

然后开始搞 T1,看出来可以可持久化并查集,没想到 Kruskal 重构树。但是我可持久化并查集没写过几次,也许调不完,于是尝试拿离线和暴力的 分。写了一个多小时,过了大样例于是先看了 T3。

T3 先研究了一段时间才终于看出一个 分的 SA 做法,码了一个 SA 过了小样例过不了大样例。调了一会儿突然想起通知了求本质不同的串的答案,于是又赶紧再跑一遍 SA 去重,最后 12:51 的时候过了大样例。

T1 没有拍,总感觉要 FST。

估分是 。然后佬咕 ,司咕

下午查分发现 T1 果然挂了。

。研究了一下 T3 挂的是卡常,然后 T1 不知道咋挂了。

看了一会儿发现我是个沙冰。

 

关键是,关键是它居然过完了大样例。

心态崩了。

然后司机阿克了,佬

Day 2

进去以后看了三个题,觉得 T1 比较傻,T2 不可做。

推了几步发现就是个 crt,需要加个快速乘。于是码码码,一个多小时之后过了大样例。

然后开始推 T3,研究了一会儿发现 可做,于是码,码完一遍发现推错了一点东西,于是又码,剩一个小时的时候过了大样例。

最后一个小时打了 T2 的 暴力,发现 center4.in 里第一行有个 左右的数,以为是 所以立马跑了,过了剩余几组大样例。

出来估分的时候咕的是 。佬咕 ,司咕 ,估计是写了大堆骗分。

然后一出来就听说了一堆人没开 multiset,没开居然也能过大样例。

查分的时候发现是 ,T1 是 T 了三个点,T2 的暴力直接挂了不知道为啥。

但是 T1 不开 multiset 还是有 分,太恶心了。

最高分就是佬和栋 ,然后 yfz ,司

Day ?

我总分是 ,凉凉。

心态崩了。

在自习室水群的时候突然看到一张图。

上面写着:

 

???

然后 ???

然后糊里糊涂就跑去排队。

然后就换了一个约。

然后我的 NOI 之旅就这么结束了。

D 类银牌滚粗了,完蛋了。

After

要是 D1T1 那个傻逼错不犯那就是 D 类金牌的(虽然对我来说没什么用)。

然后这次进了三个队,佬捧了一个第三。

 

 

 

NOI 2018 给给记

给给的事情太多了,可能顺序是错的,不过反正都发生过就对了。

Day -1

坐飞机 rand 了一个座位刚好坐到 zht 旁边。

下了飞机我们偷偷把行李条贴在了司机书包上。司机两次取下书包都没发现。

在大巴车上和司机拍照大战。

刚到雅礼签到的时候,司机就开始搞事,在签名板上乱写东西。

吃饭发现有蛋挞和沙冰。司机夹蛋挞的有趣样子被记录了下来。

然后晚上彩排开幕式的时候,yfz 又搞事,乱喊口号。

就在那时,我在群里看到了一张从右侧试图拍摄我的照片,于是在一番观察检测之后,定位了一个满脸笑容的小伙,他就是 zrj,群名片 ███114514。

然后我迅速拍了他若干张照片并传到了群里。

Day 0

下午抢座阅览室,为我们天天呆在阅览室咕咕咕打好了基础。

然后开幕式的时候,大家都在喊热,却只听台上竟唱起了一首名叫 Hop Hot Chocolate 的神奇歌曲。

然后 dzd 称,太热了,不讲了,随即跑路。

后来全部开幕的那个 dzd 摸球环节被司机拍摄并 PS 成了██。

晚上的时候司机发现在偷偷摸摸推 gal,我偷拍了几个画面截图,试图搜出 gal 的名字,但是失败了。

Day 1

下午晚上都在阅览室给给。

见到了某个人,yfz 一看就说,这不是 zjt 吗。然后就这么顺利地给到了 zjt。然后我被 zjt 吊起来打。

下午的时候突然收到消息,称 Day 1.5 将强制顶着 37℃ 高温参加爬韶山活动,否则取消比赛资格。

司机称,我不去看他敢不敢取消。

后来傍晚称改为室内活动。

后来晚上又说是爬韶山了,引得众家长在 NOI 官方群怒怼。

最后结果是可以写请假条然后不去。

于是晚上我跑到佬的房间学习他的请假条,然后写了一个。观察了一下群里局势发现我们学校的身体素质真差,全都病了。然后 GD 也是,全都病了(除了发现 zjt 写的理由是不想去)。

晚上的时候还通过在贴吧搜索搜出了司机推的那个 gal,叫████████。司机说他是为了看 ██████ 才去补 gal 的。

Day 1.5

不爬韶山,在阅览室给给。

九点钟的时候突然要请假的同学到中心去登记。我都生病请假了登记个毛线啊。

然后 yfz 写了请假条但没去登记,于是在 NOI 群被挂了一下。

然而司机没写请假条而且直接睡过咕咕了,于是主办方以为他去了。

下午晚上都是正常给给。据点搬到了三楼。

后来走来一个敦实的人,自我表明身份称是 Ciel。yfz 称和头像大相径庭。

晚上【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Day 2

下午的高校宣讲给咕咕了,在三楼给给。

签约完了以后在大门口拍照,叫司机下来的时候见到了鸽子奔跑的速度(雾)。拍完照司机立马又以鸽子奔跑的速度逃走了。

晚上我一直处于一种兴奋而迷离的状态。

群也处于一种活跃的状态,可能是因为【数据删除】

Day 3

被蔺老喊过去参加闭幕式,我们都躲在左后角偷偷吹空调。

颁奖刚好不颁 D 类银铜。然后司机yfz佬几个上去的时候都拍了几个照片。

中午为了【数据删除】,司机从食堂夹带出来了十余杯绿豆沙冰。

下午司机遇见了 zjc,司机给了他一杯绿豆沙冰,贿赂他【数据删除】

后来仍然是正常的给给。还又拍照。蔺老还钦点我拿个金牌拍照,有毒。

晚上在阅览室给给。

zrj 坐在旁边恶臭。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Day 4

一觉睡到自然醒。学校里已经没有几个人了。阅览室空空的,我们一直给给到两点半才离开学校。

在机场里走,我们也是颇有感叹,一直说个不停,不管是过去还是将来都感觉有说不尽的话。谈到了许多许多。

在飞机场吃的饭被坑惨了啊。关键是 T1 航站楼只有那个坑比破餐馆垄断着。

在飞机上坐在 cdsf 旁边,和他一起看了两集四谎,cdsf 说太晕了于是关了。

下飞机取行李,cdsf 可能还是太晕了,于是居然自己的行李在履带上绕了若干圈都没发现。

然后我就被爸妈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