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SC/APIO 爆零记

CTSC Day 0

在去的飞机上很晕,而且旁边是个妹子,所以没有完成和 SmallFat 的约定……

在北京住的是珀丽酒店,离八十中有大约 20 分钟的车程。我和李正耀住一间。没想到一进房间一看居然只有一张床,毒瘤 CCF 不知道安排的是啥。收拾好东西就赶公交去八十中踩点,没能成功赶上试机时间。吃完拿了个密码条,然后用午饭券换了 6 瓶酸酸乳。(实际上后来我一共换了 24 瓶,还剩两张因为喝不完就没换了)

听说 ST 和 van 误拿了两张券,换了若干箱酸酸乳准备托运回家。

后来去司的房间领胸牌的时候想面基 lca 结果没有成功。

晚上研究了一下地图,然后背了几个板就睡觉了。

CTSC Day 1

早上我 6:15 起床,李正耀同时也起来了。洗漱完就坐大巴前往八十中。

早餐比较正常,不过有个奇怪的学生饮用奶,味道很甜。

考场在图书馆,开考前咕了好久。里面的机子果然全是 NOILinux。键盘手感一般。

然后开始看题。

T1 的数据范围意外地小,不过很快就构思出了一个 70 分做法。再想 100 分做法的时候想到了预处理前后缀再合并,但是一些细节上出现了一点偏差,于是没有敢轻易下手。

T2 看了看发现只会暴力,于是最后写了 45 分暴力跑路了。

T3 我花了一点时间推出了在线性时间内把问题全部化为 个全 0 序列,于是剩下全 0 的预处理。想了一个 的做法,但是只有 40 分。可是有了这个 却忘了打表,打表的话就有 80 了。

出来吃完饭就在图书馆坐着,和司互拍了若干张照片。

最后看分是 。被若干人吊打。

在礼堂讲题的时候,因为全图书馆只有我一个 T3 得了 40,被咸鱼 YJQ 怒斥,因为会 40 的都得了 80。

然后因为一些宣传,656049410 突然来了一群人,发图十分热闹(毒瘤。

晚上也没干什么就洗洗睡了。

CTSC Day 1.5

集训队答辩,全是神仙内容和傻逼评委……

司感觉还是十分紧张。

LCA 又强制超时。

下午请 360 的人来讲,枯燥无味且没有好感,于是在和 SmallFat 做研究

CTSC Day 2

我还是 6:15 起床,这次李正耀不动声色,等到 6:30 他自己的闹钟响了才起床。他的毒瘤闹钟铃声居然是红歌。

吃完早饭又等着考试,这次坐在 dcy 旁边。

看完三道题开始做。

T2 不可做,率先写了一个乱写,反正一分也骗不到。

T1 写了一个正常的做法。

T3 开始慢慢分析数据,发现 #4 是链少一些边,写了一个 DP,然后 #5 是每个点向之前 5 个点连,写了个状压。#6 是跑二分加匹配,不过因为有评分标准里的答案于是不用二分。#7 是一个二选一的最小割模型。#8 看起来是个分层图应该可以分层跑匹配,不过没写。然后 #1 是暴搜。#2 也是暴搜,#3 是 DP。不过写完以后运行按到了 F6,启动了预设的 Bash 运行于是出了点锅,以为 RE 了,所以扔了。

吃完饭以后看 J 和 SmallFat 用打印机玩三维弹球……

结果看分的时候分数出乎意料,,T1 精彩爆 5。

后来 wxh 问我 T1 过大样例没我才想起有大样例。果然还是不拍必挂。精彩操作。

下午没讲题,口试尽问些神经病问题,颁奖也咕咕了。

后来坐车回去的时候听到了惊为天人的消息:CCF 弄丢了 85 个人的代码,要重考 Day 2。而且是原题。

精彩操作。

晚上和 YJQ 一起吃烧烤。拍照三人组获得了大量素材。

CTSC Day 3

今天是那 85 个人考 Day 3 的日子。

我早上十点过才起床,在我的击打下李正耀才慢吞吞的起来。

然后整天都窝和党星宇在房间,两顿都吃的外卖,中午吃的是汉堡王,晚上冒菜。

听说 J 一群人跑去密室逃脱?

听说 Day 3 有人 285 分?

反正一天浑浑噩噩就过去了。

APIO Day 0

我还是 6:15 起床了,李正耀硬是睡到了 6:45 才起,越来越懒。

上午下午都是讲座。

上午讲了一些无聊的普及组算法,比如带花树什么的,于是睡了一会儿再看了一会儿杂题就完了。

下午讲的东西还行,先是武爷爷来讲折纸问题。然后武爷爷用的西酱的电脑,于是在点开开始菜单之类的东西的时候还能看到一些有趣的东西。

然后上次省选前讲博弈论那个人来讲图像处理,感觉学到了很多可以高效持续发展 656049410 的东西。

接着这个人开始讲游戏 AI 设计,于是公然打开了若干 THU 智能体大赛的游戏,感觉非常有趣。

晚上回来以后又看了看这个图像处理。

APIO Day 1

今天李正耀居然赖到了 6:50 才从床上起来收好东西冲下楼。

上午考 APIO,是 IOI 赛制海星。

在 4 楼那个机房电脑出奇地矮,是一半陷进桌子里面的,非常不爽。

比赛开始的时候发现主文件夹有两个试题压缩包,但是有密码……而且到最后都没有公布密码……那是拿来干什么的……

开局看 T1,发现可以写一个时空均巨大的 ,但是太懒,于是推了一会儿看 T2。

T2 写了个暴力以后开始瞎搞部分分,通过一些玄学优化试图过掉,测试点一度疯狂往前冲,但最后还是 7 分。

T3 推了推发现没有环十分好做,有环需要在每个点双特判一下,于是我写了一个加入新点把点双连成菊花状的做法。最后因为忘记图不一定连通,还卡了一个小时。最后只剩半小时的时候交了一发才 A 掉,发现有大约 230 组数据。

最后写了个 T1 的暴力。

分数也没有什么差别,就是

出来听很多人说 T3 是煞笔题,以为这次完了。

然后 J 有 分,又把我吊起来打。

下午的题目讲评完了以后又在讲煞笔内容,于是开始看司做 CTF,司拿了一个加密算法的一血。

然后又和司写了个抓分脚本来抓取大家的 APIO 成绩。

晚上跑到 SmallFat 房间去搞了一些研究,没想到被 J 率先完成了一个自动融合图像的东西,效果还算不错。

APIO Day 2

这天也是 THUPC。

早上还是 6:15 就起床了,不知道到底怎么安排的,于是稀里糊涂就鸽掉了讲座,在酒店看 THUPC 的题。

下午三点出去找饭吃,找了一个火锅店发现被坑了,居然一个菜将近 50 块,一个锅底就 68。三个人吃都没吃饱就花了 ¥300+。最后还是靠便宜的三明治充饥。

颁奖之前走的时候李正耀又开始咕,明明 7:00 开始,非要躺在床上等到 6:30 的时候走,走出来党星宇又有什么东西没拿,于是出发已经 6:45。然后全程带李正耀,李正耀一会儿找不到公交站,一会儿又不知道赶哪一路,最后还有一站才到的时候就强行下车了……于是最后还走了一站路。

最后鸽到 7:15 才入场,我强行在 dcy 旁边找了个位置坐下。

然后 CTSC 打铜,APIO 压线金,被 J 的一金一银吊起来打。

APIO Day 3

回去的早上我还是 6:15 起的,可是 8:00 的集合时间李正耀居然咕到 8:10 才起……

早上也没吃早饭,喝了一碗麦当劳粥。

坐飞机回去的时候在飞机电视上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

下飞机的时候不让下,说是戒严?

到了以后坐地铁,又拍了若干张佬图和司徒。

回去以后又听说某川航事件?

反正 CTSC 和 APIO 两场就这么爆零回来了。

至于面基可以在 THUSC 的时候到处搞一搞吧。